一月编辑记者十大热文:日本美女汉奸的下场--强国博客--人民网
人民网

一月编辑记者十大热文:日本美女汉奸的下场

2011年01月28日10:18         留言 0 条     手机看新闻

NO4 日本美女汉奸的下场 [作者:颜世贵]


     1944年(民国三十三年)2月,金璧辉灰溜溜地回到北平,入住东四牌楼九条34号宽敞的院落里,过着落魄的日子。金璧辉的身体每况愈下,她常到东城观音寺拜访她的好友古川大航法师,听法师讲禅学,说佛法,疏解她心中的淤塞。
    日本天皇宣布投降诏书之后,东四牌楼九条34号住宅的大门紧锁着,不管黑天还是白昼。金璧辉一般是中午起床吃早饭,接着就躺下继续睡觉,晚上吃午饭,半夜吃晚饭,一天三顿饭,一顿也不少。
     1945年(民国三十四年)10月11日,金璧辉吃过早饭,又是倒头便睡。在蒙中,她听到院子里传来嘈杂声。她想按床铃,问问出了什么事。在犹豫中,一名大汉踢开金璧辉卧室的门,冲到她的床边用台布蒙住她的头,像捉小鸡一样把她拎到院子里。金璧辉清醒了,不再瞌睡。
    顷刻间,囚车到了。金璧辉穿着一件西裤和一件灰色外套,被戴上手铐,推进囚车内,囚车飞速向护国寺方向驶去。经过提审、问讯,金璧辉和她的秘书小方八郎分别被羁押在护国寺街“贵宾馆”内的一座四合院里(日军曾经作为日军军部招待所,称“贵宾招待所”)。这是国民党军统先遣特工处长马汉三指派属下特工施行的抓捕行动。
     12月,金璧辉被移押至军统特种犯罪拘留所(北平北新桥炮局子胡同,原日本陆军监狱),编号:125。在军统特种犯罪拘留所羁押8个月零11天,于1946年(民国三十五年)6月,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北平行营督察处处长、军统局平津地区肃奸委员会主任委员马汉三,报请调查统计局代理局务毛人凤批准,决定移送金璧辉给地方法院,由河北高等法院以汉奸罪审判、制裁她。
     1946年(民国三十五年)7月2日,金璧辉被移送至河北北平第一监狱羁押,编号:汉3。即日起,河北高等法院开始审理金璧辉一案,金璧辉为自己筹划抗辩的方案是争取得到日本战犯待遇,被遣送回日本,接受日本法庭定罪,量刑也许会轻一些。
    经过四个月侦办,河北高等法院于1946年(民国三十五年)10月31日,对金璧辉提起公诉,《起诉书》指控金璧辉“其志向盖欲藉日本之力,以恢复爱新觉罗氏之帝业”,“被告承乃父之遗志,聆川岛浪速之庭训,直视我国国民革命为仇敌,而时谋反抗”,“计议将满皇迁至热河离宫,再迎还北平,以复帝业”,被告“藉日本武力以遂其回复满清之迷梦,是其同谋敌国反抗本国之罪嫌,不能谓非重大,应构成惩治汉奸条例第二条第一项第一款之罪”。
     1947年(民国三十六年)2月21日,根据国民政府主席行辕命令,将金璧辉密解到南京羁押,然后解往上海国民政府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出庭作证。军事法庭曾面告金璧辉大胆揭发日本战犯罪行可以减刑,作证完毕后,5月14日还押河北北平第一监狱。
     1947年(民国三十六年)10月8日,河北高等法院宣布对金璧辉进行公审,出席公审的人群中,有想抢头条新闻的记者,多数则是想一睹“男装丽人”的芳容。前往看热闹的人据估算有近五千人之多,法庭自然容纳不下,根据选任律师的请求,经审判厅合议,宣布公审改期举行。
     10月15日下午,河北高等法院临时刑事法庭,在法院后花园再次举行公审,由北平市警察局维持秩序,首先由检察官贾秉铨陈诉被告的犯罪事实和证据,请审判庭依法公判。翌日午后,河北高等法院继续开庭审判,公审进行了两个小时,被告继续为自己辩解,三位选任辩护律师李宜琛、李朋、丁作韶分别进行了言词辩护。
     10月22日,河北高等法院特种刑事庭审判长吴盛涵在第一监狱宣布:被告凡属有利于敌而危害于国者则无不可为,恶行重大,罪迹昭著,自古亡国贱臣实无如此卑下者。衡情论拟殊无可原,自应处以极刑,以昭炯戒并褫夺公权终身,所有财产除酌留家属必须生活费以外没收。判决送达后十日内得向本院提出书状声请复判。
    《判决书》于1947年(民国三十六年)11月6日送达到金璧辉手中。金璧辉经过认真准备,提出多条理由为自己辩解, 于11月17日请求河北高等法院,将自己的申请复判理由状,转呈最高法院刑事庭。
     1948年(民国三十七年)1月16日,最高法院刑事第十一庭裁决:维持1947年10月22日河北高等法院特种刑事庭的判决,核准维持对金璧辉的死刑原判。
     1948年2月28日,金璧辉在律师帮助下,依刑事诉讼法第四百二十二条规定,申请再审,请求恩准暂停执行刑罚,以垂生命。3月9日,河北高等法院检察处检察官何承斌批示:“暂可停止执行。”并呈文请求高等法院,再审裁定前停止执行以达慎刑恒狱之法。同日。河北高等法院检察处首席检察官陈广德向南京司法行政部部长、最高法院检察长呈送暂停执行金璧辉死刑的报告。
     1948年3月12日,经南京司法行政部部长、最高法院检察长批准,河北高等法院刑事第一庭,核查了金璧辉申诉,驳回金璧辉的再审申请,裁定:维持原判决。
     1948年(民国三十七年)3月15日,金璧辉得知再审申请被驳回,致信刘煌、李宜琛、李朋、丁作韶四位大律师,提出一份长篇最后抗告书。
    金璧辉的友好古川大航和尚,估计金璧辉的来日不多了,于3月18日致信李宜琛大律师,请大律师转请司法当局,如川岛浪速的养女川岛芳子被执行死刑,愿意领取其尸体归葬。
     3月24日,河北高等法院首席检察官,根据最高法院检察署寅鱼捷字第十六号代电,下达了“密不录由”执行死刑训令。命令于3月25日上午7时对金璧辉执行死刑。刑场由北平市警察局第一中队戒护,并通知宪兵十九团派30名宪兵协助戒护。河北高等法院检察处检察官何承斌、第一监狱典狱长吴峙沅奉令执行金璧辉死刑。
     3月25日上午6时检察官何承斌、典狱长吴峙沅、书记官陈继周赴第一监狱传唤金璧辉,经验明正身,何检察官宣布:“今天奉最高法院检察处命令,执行你的死刑,你的抗告已经驳回。你还有遗嘱和话说吗?”金璧辉说:“给我川岛父亲写一封信。”
    金璧辉写过信后,检察官谕令将金璧辉绑赴刑场执行枪决。随着河北北平第一监狱西墙内一声枪响,子弹从金犯后脑射入由仰面鼻梁正中透出,结束了金璧辉42岁的生命。监狱门前贴出汉奸金璧辉已于1948年(民国三十七年)3月25日上午7时验明正身执行死刑的告示。
     1948年3月31日,川岛浪速的友人小桥助人(侨居在北平市内二区东斜街24号电信管理局宿舍)写信给川岛浪速,详细地报告了有关金璧辉(川岛芳子)被处决后尸体处置的经过:
     1948年3月25日上午7点多,古川大航和尚随同翻译日侨自治会员广濑英雄拿到当局发放的领尸许可,9点半到达第一监狱。监狱官员告诉,死刑已经执行,验尸还没有结束。
    12点多钟,监狱的西门外,横放着一块放着尸体的白木板子,面部盖着一块旧苇席,怕风吹走,用了两块破瓦压着。死者穿着破旧的囚衣,脸上血迹斑斑,看得出,枪弹从脑后打入从正面射出。
    古川大航和尚对尸体做了处置,取下遮面苇席,换上一块新棉布,木板上铺上一块白布,在尸体上面又盖上一块花布,然后和尚开始诵经。古川大航和尚和广濑英雄将尸体抬上卡车,下午1点多钟由监狱出发,2点多到了朝阳门外的火葬场。
    在监狱西门外诵经的时候,有二三百名巡警维持秩序。到了火葬场之后,日莲宗总寺院妙法寺和尚深泽世、广濑英雄以及火葬场的人一起将尸体安置在室内,便将遗体送入火葬室密封。
    因事出突然,火葬场未准备燃料,当夜未能火化,广濑英雄留下看管尸体,直至次日清晨火化。26日下午1点半火化完毕,古川大航和尚等选择了埋葬地。古川大航、深泽世、小桥助人把骨灰分成两份,留下一份就地埋葬,另一份留给川岛浪速。在分骨灰和掩埋骨灰过程中,古川大航和尚和深泽世不断地诵经、焚香。给川岛浪速的那份骨灰,安放在观音寺佛坛,每天都能受到禅师的香火。3月31日,古川大航和尚通知生前友好前来祭拜。
    不久,古川大航和尚把金璧辉的骨灰带回日本,送给川岛浪速,同时还送交金璧辉的一绺头发。川岛浪速连同头发和当地的一把泥沙一起放进金璧辉的骨灰盒里,然后把它埋在黑姬山庄林场里。1949年6月14日川岛浪速死后(终年85岁)也埋葬在黑姬山庄林场。
[查看原文] [查看评论]

【1】 【2】 【3】 【4】 【5】 【6】 【7】 【8】 【9】 【10】

(责任编辑:王洋)
[ 留言 0 条   我要留言 ]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网友留言留言0

用户名  密码  同步至微博客  注册  留言须知

    全部留言

  • 博客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