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博客 2010年10月11日 第13期     

史上最雷公文:“关公”坏了风水?
    史上最雷公文!近日,广东肇庆市政管理局一份有关拆移关公像的公文引发网友关注。半年之内,有关部门两下通知拆移投资3000多万的关公像,这背后有着怎样的不为人知的故事呢?疑破坏官运风水,政府强拆景区关公像?据公文所言,将军山关公像理应拆移,原因是“关公像以傲视万夫的姿态俯视端城,甚为不妥”。一来,“关公是英雄,应进庙受网民膜拜,不宜暴露于室外”;二来,“以一武财神傲视所有党政机关,有失君行”。落款印章是肇庆市市政管理局,时间是2010年4月14日。

博客评论组策划       本期编辑:张岳恒     电子邮箱:zhangyueheng@peopledaily.com.cn

你的立场

你是否支持本期观点?

肇庆官员因何拆移关公像?

逗号:肇庆关公像碍了谁的仕途?

“关公”在将军山巅立足未稳,却传出了要被拆移的信息。信息源自肇庆市市政管理局一份有关拆移关公像的公文,原因是“关公像以傲视万夫的姿态俯视端城,甚为不妥”,一则“关公是英雄,应进庙受网民膜拜,不宜暴露于室外”;二则“以一武财神傲视所有党政机关,有失君行”。能够有幸观赏到堂堂政府机关这样的公文,是五味杂陈也好,是哑然失笑也罢,实在是雷人。套用一个比较时髦的说法,应该说“见过雷人的,没见过这样雷人的”。不过肇庆市政府有负责人称,关公像未经国土、规划、建设及环保等任何部门批准,且铜像不利景区生态保护。当然,这样的说法只是市政管理局和市政府的一面之词,老百姓并不苟同这样的说法。

石头花:肇庆咋强拆3000万关公像?

肇庆市政府一位负责人称,关公像工程未经国土、规划、建设及环保等任何部门批准,且铜像不利景区生态保护,故限令其拆除。肇庆市宣传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市里的态度很明确,关公像一定要拆。此前,市城乡规划局再次向将军山旅游公司下文,要求拆移公关像。不过,此次拆迁的依据是因为该建筑违法了城乡规划法第40条,没有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属违法建筑。对此,肇庆将军山旅游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早在2005年,该工程曾找过城乡规划局,当时对方称不在其管辖范围。有网友表示,关公神像不仅具有美学价值和宗教意义,而且具有教化民众、增添城市魅力的现实意义。3000多万的工程,即便是拆,也应该进行听证,听听老百姓怎么讲。

雷人的拆移理由让谁汗颜?

淮夷若木:关公因何脸红得更加厉害?

破坏风水说疯传民间,但却来自机关。《广州日报》报道说:“这座关公铜像位于肇庆城区北郊的北岭山将军山景区,手持青龙偃月刀,威风凛凛。网上流传的这篇报道称,肇庆市市政管理局发出公文,称要将将军山关公像拆移,原因是‘关公像以傲视万夫的姿态俯视端城,甚为不妥’。”“以一武财神傲视所有党政机关,有失君行。” 太奇怪!关公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形象,本来就是威武而勇猛,所以被老百姓奉为“把门神”。一个真正的古代名人,“以傲视万夫的姿态俯视端城”对现实究竟会有什么不妥?难道当地党政机关真有“小鬼”见不得“大神”? 只有腐败分子才会害怕关公形象。当地什么人害怕威风凛凛的关公抡起青龙偃月刀?那刀,是留斩妖辟邪的呀。

东山禅:关公惹麻烦了!

从下令拆移关公铜像的花言巧语来看,强拆令的理由确实牵强。其一,古代英雄只能在庙里接受群众拜谒,露于室外是不妥的。按此逻辑,历朝历代的英雄们在肇庆是见不得阳光的,抛头露面更是不能允许的。其二,作为一名武财神,关公傲视所有党政机关,失了君行。在中国,关公是忠义的化身,一身正气。如果关公天天傲视党政机关,看着政府官员一举一动,私底下的那些贪钱弄财的腐败事儿全被关公看得一清二楚,怕的有一天关二爷义愤填膺显灵了,岂不掉大了?因此,让关公像以傲视万夫的姿态俯视端城,当然是很不妥。 不过,关公的铜像虽然惹了某些人,但不得不承认,关公这位武财神还是给这些人发财的机会。据市政府一位负责人称,关公像工程未经国土、规划、建设及环保等任何部门批准,且铜像不利景区生态保护,故限令其拆除。因此,将军山旅游有限公司如果要确保关公铜像不拆,将面临着多重违规罚款。如果又不想拆,又不想被罚,就得赶紧找关系,走后门,花钱买平安。这些个单位和部门个个都可以坐得收钱,又何乐而不为呢?

政府何必与关公较劲

法侠也:胸中有正气,何惧关公刀

先说关公的忠。这在当今的许多官员中,就是一个 极其缺乏的稀有品质。作为党政干部人民公仆,肯定应当忠于理想信念和党章宪法,可是大家看某些官员,他们又哪里会忠于党和人民呢?就算人民群众没有直接决定他们的政治前途,但至少应当忠于党组织吧,然而某些官员却根本没把党的宗旨、路线、方针和政策放在心上,只晓得忠于那些奸商恶霸甚至情妇小姐,试想他们又如何敢面对关公的凛然正气!再说关公的义。在关公的身上,我们确实可以看到孟子所崇敬的“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的大丈夫气概。这些对于今天的某些官员来讲,简直堪称天方夜谭。关公像的位置确实是高,高到了山顶上,但如果唯物主义者们至少有一颗平常心,也不过就当成满足群众文化需求的一个道具或者发展经济的一个工具,没有什么值得太过敏的。至于说到什么“傲视端城的所有机关”,那要是心中无愧于与时俱进的忠义,区区关公像不知又怎么会让官员感觉到他在“傲视”!只有心中于忠义二字有愧疚,才会觉得这充满忠义正气的雕像也格外刺眼。

知风:已故的关公顶天立地,活着的“关公”忽然苏醒

也许肇庆市有关部门此举遭“流言”攻击是冤枉的,有关部门的执法也是有依据的。那么问题还是出在关公身上。如果不是关公而是包公,反响可能会更大,因为老百姓太渴望这样的人物了,最好这不是塑像而是真人。在今天的官场上缺少关公或包公的无奈下,有一尊关公铜像也是一种心理满足。再说,在一个贫困县都能建比八个白宫还大的大楼,一尊关公像怎么会没有立足之地?这倒不是老百姓不懂法,实在是某些政府部门开了权大于法的先河,既然某些地方政府经常以权代法,这次何尝不可以为老百姓违一次法,何必如此一本正经呢?反而给网络上流传的“关公像以傲视万夫的姿态俯视端城,甚为不妥”,“以一武财神傲视所有党政机关,有失君行”的说法落下口实。

结束语

    自古以来,无论官方还是民间,财神爷一向受尽追捧和膜拜,几乎没有人会跟这财神过不去。想当初,关公像以3000万元的高薪被请到肇庆,真可谓身价不菲,风光无限,谁料到刚刚落座,就遭遇被主人轰走的尴尬,堪称前无古神,后无来者。细细揣摩就不难发现,请也好,赶也罢,无非都因为一个“财”字,彼时欲借关公英名呼风唤雨,将天下之财尽收囊中,图个光鲜政绩,以求官运亨通;此刻莫非因财运不济,危及官帽,愤而迁怒?斥资3000万之巨,在将军山之巅塑造关公像,当地党政机关每日皆可以面朝财神爷顶礼膜拜,祈求财源滚滚进而官运亨通之情不难理解。孰料肇庆所属高要市的官场大地震,书记、市长双双落马,难免让人闻风丧胆,直觉得这不干不净的“财”是不能发的,于是原本聚敛了无穷和气、财气、正气的武关公,就难免成为凶神恶煞的化身,让其成天盯着,岂能不如芒刺在背,忐忑不已、惴惴不安?急急地要把关公轰走,有没有心虚、屁股不干净的因素,不便轻率地妄加猜测,但有一点却不容置疑,当初花巨资请关公时似乎就没走合法路径,名不正、言不顺,自然会令公众产生有无猫腻的遐想;而不管是出于风水说还是官运说,三令五申向曾经极尽献媚、不惜代价请来的关公下逐客令,理由同样难免牵强,背后有无不为人知、深不可测的背景,则更令公众倍感纠结。

留言板